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红4方面军鼎盛时能有8万人吗?

几乎所有的历史文献和回忆录,都称1935年红4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与红1方面军会师时,拥有5个军、8万人。十余年前,张国焘所着《我的回忆》在内地公开发行。作为当年红四方面军最高领导人,他却说红四鼎盛时也只有5万人马,所谓8万是对外宣传时壮红军声势时用的。

这个说法只见于张国焘的回忆。但如果仔细梳理公开史料,并加以分析,就会发现其实他的说法才更接近于历史事实。

红4方面军脱离鄂豫皖苏区西征时,为4个师2万人。入川时为1.5万人。1933年6月底,反“三路围攻”胜利后,以第10、第12、第11、第73师为基础,每师充实部分地方武装,依次扩编为第4军(王宏坤任军长,周纯全任政治委员,辖第10、第11、第12师)、第9军(何畏任军长,詹才芳任政治委员,辖第25、第27师)、第30军(余天云任军长,李先念任政治委员,辖第88、第89、第90师)、第31军(王树声兼任军长,张广才任政治委员,辖第91、第92、第93师)。宣达战役后,又将川东游击军改编为第33军,王维舟任军长、杨克明任政治委员,辖第97、第98、第99师。这时,红四方面军已发展到5个军、11个师、34个团,总兵力共8万余人。

以上是党史,军史中的权威说法。但细琢磨一下,却觉得其中有问题。

5个军8万人,平均1个军1.5万,余下5000人算总部直属队,这个估算是合理的。1933年藤田编队,中革军委要求各地红军从小师小团制向大师大团制过渡。虽说各地红军情况不一,但有条件时,没有不执行决议的道理。长征开始时,红1方面军的师均为3团制,人数在4000至5000人左右。红1军团因为较充实,每师人数在6000至7000人左右,因此3师制的红1军团总人数达19800。如果以4000至5000人的平均水平计算,红4方面军平均每军1.5万人,完全可以编满3个师9个团。但事实是,1933年6月4个师扩编为4个军时,红9军只是2师,4个军总计11个师。宣达战役后,红33军加入红4方面军战斗序列,5个军竟然仍只有11个师。也就是说,红4、红30、红31军分别又裁去了一个师的番号,人员用于充实军辖下的另两个师。这剩下的11个师都是3团制,加上总部直属的妇女独立团,正好是34个团,与党史,军史吻合。

减编的原因很简单,红4方面军在反“六路围攻”中虽取得很大战果,但自身损失也很大。此后广昭战役未达成战役目的,嘉陵江战役虽获胜,但人员补充却有限。因此在与红一方面军会师时,其实红四方面军员额也不充实,只是相对而言比红一方面军强而已。

作为佐证,我们可以从另一些史实中看出端倪。

1935年6月,中央就从红4方面军抽调了3个建制团充实给了一方面军,分别是:4军11师32团、33军98师294团拨给了1军团;30军90师的270团拨给了3军团。张仁初担任团长的294团调到了红1军团之后,缩编为2师4团2营,张仁初担任营长,294团的3个营缩编为2营的3个连。

要知道,红2师在长征之初有6000余人,平均每团有2000余人。但一路上损失很大,到懋功时折损过半是没有疑义的。那么千余人的团下辖3个营,每个营也就300人左右。换句话说,“兵强马壮”时的红4方面军294团,实际人数也就区区3、400人而已。

也许有人会说,294团来自红33军,并非红4方面军主义。但4军11师32团、30军90师的270团来自红4方面军主力军(当然并非最精锐、最充实的团,这样的团谁也舍不得调拨给兄弟部队),不也一样被编成红1方面军的营级部队了吗?

综上所述,红4方面军鼎盛时仅有5万人马是合理的。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此后百丈关一役,红4方面军伤亡1万人就打不下去了。如果真有8万人马,以红4方面军打仗的韧劲和狠劲,损失12.5%应该还是能咬牙发狠坚持下去的。反“六路围攻”时,红4方面军许多部队损失率可比12.5%大得多,不也一样坚持下来了吗?

如果从后来红4方面军各部队的结局看,会师时只有5万人马也是合理的。西路军由红4方面军总部机关、红5、红9、红30军和妇女独立团组成,共2.15万人。其中红5军系由原红5军团和红33军合编而成,总数3000人。其中两个军原先人马各编成1个师。所以刨去原红1方面军的1500人,西路军中原红4方面军人马应该是2万人。留在河东的红4军为5700人,红31军为5000人。以上总计3.07万人。加上百丈关损失的1万人,应该是4.07万人。这和会师时5万人之间有9300人的差距,应该是三过草地时的损失。这样就合理了。否则如果红4方面军会师时有8万人的话,那么三过草地得损失3.93万人,这也未免太过骇人听闻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